<optgroup id="nsgnc"><sup id="nsgnc"></sup></optgroup>
  • <ol id="nsgnc"><input id="nsgnc"></input></ol>
    <legend id="nsgnc"></legend><strike id="nsgnc"><delect id="nsgnc"></delect></strike>
          <tr id="nsgnc"></tr>
            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麻衣相師 > 第2032章 他們怕我
            最新站名:傲宇閣 最新網址:www.hasanbalta.com
                他身后的棺板,“啪”的一聲,就爆出了一圈裂紋。

                連碧落黃泉木都承擔不住的力量,擱在誰身上,誰也受不了。

                與此同時,江辰自己身上,也發出了一個聲音。

                那滿身的黑鱗,一聲輕響,接著,整個爆開,一片一片殘損的黑龍鱗,散的像是疾風厲雨。

                他眼睛一直,露出了說不出的駭然。

                下一秒,一拳就對他的臉砸下去了。

                我記得老頭兒從小就教給我,別打架——打壞了賠不起。

                我知道錢不好掙,能忍就忍,也就習慣了。

                真好,我很慶幸,我終于不是以前那個我了。

                我不光不會賠不起——我連賠也不用賠。

                這是何等的暢快淋漓,這是你欠我的,今天,到日子還了。

                第一下,這是我替老頭兒打的。

                又一下。

                這是我替因為改局,蒙受了幾百年冤屈的四大家族打的。

                還有一下,是給我們整個厭勝這么多年的冤屈打的。

                江辰身上有一種氣息逐漸濃重——像是龍族的血腥氣。

                這是個極為好聞的味道。

                我以前聞到過,我喜歡這個味道。

                血,肉,在手下消融瓦解的命……

                我忽然想起來,很多人說,景朝國君兇殘暴戾。

                也許,就是我現在這個樣子。

                景朝國君,也曾經露出過這樣的面目嗎?

                當然,這還沒完。

                你要償還的,實在是太多了!

                “李北斗……”白藿香似乎是擔心了起來“他怎么……”

                程星河已經一瘸一拐的從一邊站起來了“兔子急了也咬人,不過——這樣的七星,有點帥!

                他一碰,牽引了傷口,當時就“嘶”了一聲,但還是洋洋得意“隨我!

                江辰高高在上慣了,吃苦受氣,也只從我這里得到過。

                就是因為這個吃苦受氣,他不甘心,想要找補回來,可惜——真龍轉世,只有一個。

                你得罪錯人了。

                你身后那個一直幫助你的人呢?他怎么不出來幫你?

                那些伸手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搖搖頭,十分惋惜。

                他們知道,他們已經攔不住我了。

                齊雁和在后面倒吸了一口涼氣,像是見事不好,轉身要離開。

                金毛趁機反撲,看意思,想撲了擋住它的齊雁和,前來吃了江辰。

                齊雁和身形一動,巧妙的躲到了上一層“打什么,死傷的人已經夠多了,化干戈為玉帛吧!

                我心里冷笑,你這沒事兒人,裝的很像。

                程星河第一個沒聽進去“放屁——你他娘早怎么不說?金毛,給我咬,咬死了他,我給你五罐狗罐頭!”

                金毛龐大的身軀凌空追過去,擺頭嗷嗚了一聲,意思是老子才不是狗。

                血撞的耳鼓砰砰作響,我不記得,這一次,打了他多少下。

                江辰的龍鱗,殘損的像是刮過的魚。

                可饒是這樣,因為他的神氣,還有跟靈魁的結靈,他是死不了,他眼前肯定已經發了白。

                我停下了手。

                江辰出于本能,掙扎著,還想起來,可我一腳,已經踩在他胸口上。

                他身上,依然有濃重的神氣。

                按理說,踩這種人,大逆不道,天雷要劈的。

                可我一路上,該雷劈的事情,做了不少,畏懼,已經沒用了。

                抬起頭,看向了四周。

                這地方的黑氣,還是跟剛才一樣濃重——剛才躲在黑霧之后那一位呢?

                現如今,那些黑霧和藤蔓,再也不敢靠近,而是遠遠的縮到了角落之中,似乎我跟之前,有了某種不同。

                這件事情,發生的太快,老黃他們這才喘過了一口氣來,老黃第一個拍大腿,拽著何有深就往我這指“老何,你看見了沒有?這是我北斗小兄弟!”

                何有深被他搖的眼暈,臉色開始發青“你輕著點——我有點腦震!再說了,我不認識?”

                他傲然答道“這是我給我孫子找的師父!”

                池老怪物更是手舞足蹈“你們這都不算什么——我家二百五已經看中了他了,過不了多長時間,他登門找我池大雷,須得帶煙帶酒帶牛肉!”

                那是西川拜見岳丈一家的見面禮。

                杜海棠則咳嗽了一聲“池先生晚了——他是我西川杜家未來孫女婿,整個業界,誰不知道?”

                “那怎么了?”池老怪物脖子一梗,一副混不吝的樣子“結婚還有離婚的呢,一個訂婚算個屁——再說了,你孫女還行不行……哎呦……”

                杜大先生氣定神閑,沒看出動了哪里,可池老怪物表情跟抽了筋一樣,也不知道哪里難受。

                能整治他的,看來也只有杜大先生了。

                摸龍奶奶想了半天跟我沒什么親戚關系,委實有些不平衡,苦思冥想,也跟著一拍大腿“這事兒過去——讓我孫子,認他一個干爹!”

                老黃他們轉臉瞅著摸龍奶奶“胡,你孫子的爹,不就是你兒子?”

                “那怎么了?”摸龍奶奶插著腰傲然一笑“你們有本事,你們也認!

                我疑心,孫二娘老了,就是她這個樣子。

                江辰抬起了眼睛,嘴角一顫,顯然還是那個習慣性的不甘心。

                “你不該回來!

                我偏要回來。

                “我知道,你死不了!蔽抑逼鹕碜觼怼翱捎泻芏喾ㄗ,能讓你比死還難受!

                彎腰,抓住了江辰的手。

                他的手里,還死死捏著一個東西。

                那個金色的敕神印。

                感覺到了我的手,他拼盡全力不肯放開——仿佛掌心里捏的,是他的命。

                可我手上用勁兒,他手上的骨骼,在金龍氣下,發出了駭人的響聲。

                敕神印落到了手里,我盯著他“一切,都是為這個起的?”

                江辰嘴角勾起,不答話。

                我轉臉,看向了還能站在這里的所有人。

                他們,是行當之中,金字塔的頂峰。

                把真相告訴他們,就等于告訴了整個世界。

                “我今天的目的,有一個,就是想讓你們知道,當初四相局改局的真兇,不是厭勝,”我看向了江辰“是他!

                這件事情說來話長,但總能說完。

                “那他們……”一個伸手人忍不住問道“為什么這么做?”

                我低頭看著江辰“我知道原因!

                江辰的丹鳳眼一沉,映出了我的臉。

                “他們怕我!

                。
            2021精品国产福利观看,99久久国产综合精品女,99九九免费热在线精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