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nsgnc"><sup id="nsgnc"></sup></optgroup>
  • <ol id="nsgnc"><input id="nsgnc"></input></ol>
    <legend id="nsgnc"></legend><strike id="nsgnc"><delect id="nsgnc"></delect></strike>
          <tr id="nsgnc"></tr>
            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劍道第一仙 > 第一千一十七章 無始無終 生死輪轉
            最新站名:傲宇閣 最新網址:www.hasanbalta.com
                白發青甲男子還是第一次見到,一個玄照境角色,能夠擊潰自己射出的一箭。

                這讓他焉能不驚?

                但旋即,他就不敢再多想,蘇奕已再度出劍。

                依舊朝那只金蠶斬去!

                “找死!”

                白發青甲男子震怒。

                他直接拈出三支銀色神箭,一起射出。

                轟!轟!轟!

                混沌翻騰,光霞激蕩,劍氣和銀色神箭爭鋒,掀起驚天動地的轟鳴,毀滅力量席卷。

                箭矢,本就講究一擊必殺。

                可白發青甲男子的這三箭,皆再次被蘇奕抵擋化解!

                這讓抬棺老鬼都心顫,瞠目結舌。

                他親自體會過這銀色神箭的威能何等恐怖,之前瞬息就將他重創,差點碾碎軀殼!

                到如今,那銀色神箭的力量兀自在侵蝕和破壞他身上的生機,歹毒詭異之極。

                可誰曾想,蘇奕就像找到了破解銀色神箭威能的秘法,一一將對方的攻勢擊潰瓦解!

                “怎可能?”

                白發青甲男子驚怒,似難以接受。

                須知,他的箭道威能,足可輕易轟殺任何玄道人物!

                “急了,他急了!”

                抬棺老鬼怪叫,滿臉戲謔,內心實則痛快無比。

                這氣得白發青甲男子臉色鐵青,眸子直欲噴火。

                可他顧不得理會抬棺老鬼,蘇奕已再度朝金蠶殺去。

                而這次,蘇奕直接祭出了三寸天心。

                鏘!

                蒼茫的劍吟響徹。

                虛幻縹緲般的劍鋒隨著蘇奕手腕一轉,若倒卷星河,斬向那一片葉子上的金蠶。

                轟!

                劍氣浩蕩,茫茫如天河決堤。

                白發青甲男子欲再度出手,可那黑色箭囊內,已是空空如也。

                原來,那些銀色神箭皆早已被他徹底用盡。

                “該死!”

                白發青甲男子目眥欲裂。

                就在此時,一直在啃噬葉子的金蠶,此刻忽地微微抬頭,有些不甘似的輕嘆了一聲。

                就見它尺許長的軀體上,忽地涌現點點金色光影,宛如絲線般交織,化作一幅神秘莫測的符文圖案,燦若旭日初升,光耀這片混沌。

                這是何等力量?

                蘇奕眼眸驟然一縮,感受到致命的威脅。

                抬棺老鬼更是肌膚刺痛,神魂欲裂,眼睛都睜不開了。

                轟!

                在這符文圖案的力量之下,蘇奕斬出的漫天劍氣直接爆碎。

                不過,還不等這符文圖案發威,如若亙古神山般高大的輪回萬界樹猛地搖晃起來。

                無數混沌氣息沸騰,恐怖的規則力量涌現,一起壓迫過去。

                咔嚓!

                金燦燦的符文圖案四分五裂,潰散無蹤。

                可這一切并未結束!

                之前那金色符文圖案的力量,仿佛將輪回萬界樹徹底從萬古的沉寂中驚醒,此刻開始劇烈搖晃,枝椏狂舞,無數葉子嘩嘩作響。

                同一時間,浩浩蕩蕩的宛混沌力量裹挾著最為原始的規則力量,狠狠朝那只金蠶殺去。

                咔嚓!

                那片葉子上演化的“世界虛影”先承受不住,直接爆碎。

                “可惡。!記住,本座名叫‘青霄’,他日必殺取爾等性命,滅爾等滿門!”

                浮現于世界虛影中的白發青甲男子發出一聲極度不甘的咆哮,身影隨之消散。

                而他

                的聲音還在回蕩,那只金蠶的身影已徹底被恐怖的混沌力量淹沒。

                那里劇烈轟震,規則力量沸騰,直似燃燒般。

                蘇奕早已背負抬棺老鬼遠遠躲開。

                并且,他左手虛托,撐起一道幽暗的渾圓光影,當那狂暴般的混沌力量掃蕩過來,就會被那一道渾圓光影抵消化解。

                仔細看,那一道渾圓光影赫然來自蘇奕手中舉著的一塊雪白玉牒,形似一張書頁,一角有缺。

                正是幽冥錄!

                此寶流淌著玄妙神秘的力量波動,如若定海珠似的,任憑附近的混沌力量如何狂暴恐怖,被它的光影覆蓋的區域,一片風平浪靜。

                被庇護其中的蘇奕和抬棺老鬼,自然也是有驚無險。

                轟!

                混沌力量在激蕩,如發怒的熔漿洪流。

                那一幕幕,讓抬棺老鬼身心皆顫。

                太可怕了!

                他敢確信,縱使是前世最巔峰時的蘇玄鈞,僅憑自身的修為的話,也注定擋不住這等力量的碾壓,會瞬間粉身碎骨,魂飛魄散!

                畢竟,這是幽冥本源之力,而今被徹底激怒,那等力量,就如整座幽冥界的周天規則在出手!

                蘇奕也倒吸涼氣不已。

                前世他曾來過此地,但也是小心翼翼,不敢亂來。

                而此時,當目睹這幽冥本源暴動時的景象,令他都感到撲面而至的壓抑窒息之感。

                還好,這次有幽冥錄在!

                當抵達這幽冥本源時,蘇奕就察覺到,幽冥錄的氣息陡然變得活潑起來,彌散出一陣陣奇異的力量波動,似是在和幽冥本源共鳴。

                這讓蘇奕判斷出,傳聞應該不會有假,這幽冥錄極可能就是和幽冥本源一起誕生的一件先天神物。

                否則,斷不會有這般奇妙的變化了。

                于是,之前蘇奕才會決定出手,去斬那只金蠶,不擔心被輪回萬界樹的力量影響。

                而今,當看到幽冥錄發威,抵消那狂暴的混沌力量席卷,蘇奕也是愈發確信了自己最初的揣測。

                “之前那家伙說,他叫青霄,以后會來找我們報仇,這可真有些麻煩了!

                抬棺老鬼忽地出聲。

                他很清楚,一個能相隔著無盡時空,將身影浮現于輪回萬界樹一片葉子上的家伙,定然有著極為恐怖的來歷!

                “我倒是巴不得他來!

                蘇奕眉梢間浮現一抹殺機,“無冤無仇,直接下狠手,似這種角色,自當殺之而后快!”

                “倒也是啊,他或許強大,可你蘇老怪的力量似乎天生克制他!

                抬棺老鬼道,“以后他若來了,怕是根本過不了你那一關!

                正自交談,原本狂暴動蕩的混沌力量已漸漸平靜下來,輪回萬道樹不再搖晃。

                這片混沌地帶,也隨之恢復最初時的寂靜。

                蘇奕和抬棺老鬼齊齊望去。

                “沒死?”

                抬棺老鬼吃驚。

                蘇奕也挑眉,動容不已。

                就見那一片葉子上,原本尺許長的金蠶,已變成小指大小,金燦燦的軀體黯然,出現許多細微如牛毛的血痕,傷痕累累。

                金蠶所在的那片葉子都已殘碎,像失去生機般,焦糊泛黃,葉脈裂開。

                可不管如何,這只神異的金蠶終究還活著!

                這讓誰不震撼?

                “趁其病,要其命!蘇老怪,快動手滅了這鬼東西!”

                抬棺老鬼殺氣騰騰。

                他預感到,若讓這金蠶恢復過來,極可能會成為一個天大的麻煩。

                蘇奕也意識到這一點,徑自朝前掠去。

                “你們殺不死我!

                就在此時,那金蠶軀體微微一顫,睜開眼眸,發出一縷虛弱的聲音,清冷如冰。

                它眼眸清澈得毫無雜質,像幽深的泉眼,冷冷看過來時,讓抬棺老鬼內心莫名悸動。

                蘇奕眼眸瞇了瞇,忽然直接出手。

                鏘!

                三寸天心長吟,一道無匹劍氣揚起,斬了過去。

                一路上,混沌力量如若虛設,被劍氣輕而易舉劃出一道裂痕,根本無法阻擋。

                當看到這一幕,金蠶似被激怒,軀體涌起燦然的一片金光。

                可它終究負傷太重,那金光堪堪抵擋片刻,就轟然潰散,被蘇奕的劍氣斬在身上。

                轟!

                劍氣迸濺,霞光激蕩。

                一道裂痕出現在金蠶體表,差點被斬成兩截!

                “若不是這輪回萬界樹的力量將我重創,如你們這般螻蟻,焉有活命的機會?”

                金蠶惱怒,冰冷的聲音回蕩。

                “死到臨頭還嘴硬,蘇老怪,削它!”

                抬棺老鬼大聲嚷嚷。

                蘇奕“……”

                這老家伙,使喚自己時越來越順手了啊。

                心中如此想著,蘇奕已揚起手中三寸天心,正欲出手。

                金蠶似乎急眼了,道“且慢!你們就不想知道,我是如何來到此地的?剛才出手對付你們的青霄,又是什么來歷?”

                “不想!

                蘇奕和抬棺老鬼異口同聲。

                而一道劍氣,已再度斬向金蠶。

                兩者皆意識到這金蠶的恐怖和古怪,若能趁早弄死,自然萬事大吉,否則,留下來注定后患無窮。

                轟!

                劍氣轟鳴。

                在這危險無比的關鍵時刻,金蠶的軀體忽地繞成一個圓環,以嘴銜尾,就如一個奇異的符號般,泛起一絲絲灰白的霧靄,竟是將這一劍的威能盡數抵擋化解!

                “嗯?”

                抬棺老鬼吃了一驚。

                蘇奕眉頭皺起,露出一抹驚疑。

                此刻的金蠶,用嘴吞住尾巴,軀體形成完滿的一個圓環,有著一種詭秘神異的氣息。

                就好像,它能夠周而復始,生生不息。

                沒有所謂開始,沒有所謂結束,它自身就形成一種“無始無終,生死輪轉”的循環!

                “有意思,這金蠶的來歷注定非同小可了……”

                蘇奕暗道。

                他前世見過不知多少真靈神獸、絕世大兇,可論神秘和古怪,皆不如這只金蠶。

                最重要的是,它在幽冥本源的力量鎮壓之下,也不曾被磨滅。

                哪怕重創垂死之際,都能擋住自己全力斬出的兩劍!

                須知,他這兩劍皆烙印著屬于輪回的秘力!

                這一切,都襯托出那只金蠶的超凡和恐怖。

                不過,越是這樣,越讓蘇奕堅定了殺心,想一想,這金蠶若是活下來,恢復到巔峰時期,那該有多強大?

                ——

                ps先送上兩章,第五更正在寫,7點半左右搞定。

                這一章金蠶“以嘴銜尾”的動作,化用“蛇吞尾”這個典故,在很多古老神話中,這種符號代表周而復始的“不朽”。

                還有,金魚上本書天驕戰紀寫的是“金蟬”,這里是金蠶,童鞋們別混淆了啊喂~

                <scrpt>();</scrpt>
            2021精品国产福利观看,99久久国产综合精品女,99九九免费热在线精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