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nsgnc"><sup id="nsgnc"></sup></optgroup>
  • <ol id="nsgnc"><input id="nsgnc"></input></ol>
    <legend id="nsgnc"></legend><strike id="nsgnc"><delect id="nsgnc"></delect></strike>
          <tr id="nsgnc"></tr>
            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我在末世當NPC > 第三百一十章 立威(2)
            最新站名:傲宇閣 最新網址:www.hasanbalta.com
                似乎在他們面前有什么看不見的屏障阻攔一般……

                零不再遮掩,直接上前一步直言道

                “如你們所見,我也不是普通人,我擁有的能力也遠遠不止這些。'”

                “至于你們說的什么擔心我進不去總部,那大可不必……”

                “就像你們面前,其實存在著一堵空氣墻,但你們卻看不見。同理,就算我直接進入你們口中所說那什么防御嚴密的總部,也不會被人發覺!

                這時,人群中突然竄出一道聲音,帶著抹試探與好奇

                “你……你也會特異功能嗎?”

                零聞言微微抬眸,也知黑虎并未告知眾人靈力一事,當下也不愿多辯解。

                哪知又傳來一道聲音,帶著些譴責又帶了絲激動地地朝剛說話那人道

                “你懂什么,這叫靈力!可比什么特異功能厲害多了……”

                說話的正是蔣晉。

                聽到此,零有些訝異,下意識望向說話那人,卻并未從他身上感知到任何靈力波動。

                原來是個普通人啊……

                ……

                “哼,靈力又如何,還不是一樣只是些障眼法罷了……”

                那人還想逞口舌之快。

                零直接運轉靈力一掌轟向大門。

                “轟隆”一聲巨響,伴隨著重物落地的聲音,那扇足足上萬噸重的巨大金屬防御門,就在零那么一擊下,轟然倒地……

                “你……你……你……”

                方才說話者還想說什么,卻又擔心零把手掌對上他然后也給他來上那么一掌。

                至于其他人,除了耳邊的耳鳴聲外,就只剩驚訝了。

                許久,眾人才從木雕狀態恢復過來,望著倒地的大門,支支吾吾道

                “那……那個……門壞了……”

                卻又不敢將眼神看向零。

                “沒事,反正你們也要搬走的!

                零卻沒多大反應,輕笑著道。似乎方才那破壞人大門的不是他一般。

                眾人呆愣之余齊齊無語……

                不得不說,零這一招還真是使得很妙,不僅立了威,如今人們就算不想走也不得不離開了……

                大門的防御程度雖然不及根據地本身,但一個地方,特別是當作家的地方,要是失去了門,誰還能安心住下去……

                就連一直在邊上看戲的陸鳴也是沒有想到零竟然會直接摧毀他們根據地的大門,這下他們只能跟著零走了……

                姜全在一一旁悄悄地給零豎起了個大拇指。

                “那就這樣愉快的決定了,你們收拾一下,一個時辰之后我來接你們!

                零說完這一句便打算暫時離開這里。

                “什么?你接我們?你的意思是你有能力把我們根據地這幾千人直接帶走?”

                有人不確定地問道。

                “是啊,怎么了?”

                有空間在手,就算再來幾個萬,都能完全帶走。

                自然這里的人不知道這些,只覺得零說的都是天方夜譚。

                “這……要是你走了之后不回來了怎么辦?”

                “是啊是啊,我們現在的命運可都掌握在你手里了……”

                根據地門都沒了,他們怎么可能安心。

                現在零是他們必須抓住的救命稻草。

                “你們這些人,剛剛還一臉不屑,看不起零弟,現在這是怎么了?扒著不放了?”

                零還沒說什么,姜全便忍不住說道。

                零無奈一笑,輕聲安撫道

                “你們放心,我既然說了,便不會不管你們的。我只是想趁著這天色還早,趕去另外一處根據地,多聯合大家而已!

                “不行,要是你真不回來了怎么辦,我們不能冒這個險!

                “這……”

                零有些無語,之前巴不得他走,現在又恨不得他一直在這兒,這就是人類嗎……

                “這樣吧,我把我兄弟留在這里,我一定會回來的!

                零以眼神朝姜全邊看了看。

                “什么?我?”

                姜全一臉訝異地指著自己,看著零不可置信道。

                “嗯。沒辦法,只能委屈你在這里呆上片刻了,放心,我會來接你的!

                零朝姜全輕笑道。

                姜全雖是無奈,卻也知道這或許是說服這群人的最好辦法了,也不再開口。

                其實零大可直接離開,根本無需在意這些人相信他與否,只不過為了以后的明天,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也是逐步建立起來的。

                自己與他們本身不熟悉,他們不信任也是應該的。

                想明白這一切,零也釋然了。

                眾人思考片刻,終是點頭同意零離去,但必須如他所說在一個時辰后回來,不然他們就把姜全殺了……

                聞言零只是笑笑,自然不擔心姜全的安危。

                他知道這些人不會真的動手,就算真的動手,他們也不會是姜全的對手。

                至于黑虎……

                零已經將其歸為“自己人”一類了,自然不在考慮范圍內。

                離開根據地的零正迅速奔向另一處根據地。

                不知道為什么,他心中隱隱感到些不安。

                只是這不安是指哪邊,他卻并不清楚。

                ……

                “果然……”

                望著面前滿是狼藉的一片,零深深嘆了口氣。

                他,來晚了……

                只希望這里還有幸存者……

                零在一片廢墟上方飛行著,不斷查探著,內心暗暗祈禱著。

                哪怕只剩一絲氣,現在的他也能將其拯救回來。

                然,沒有。

                死寂,只有死寂。

                血流成河。

                這里的人群并未如之前闖入葉昊他們根據地那般,只是被抓走,并無生命危險。

                此處留下的遍地都是尸體。

                望著尸體的慘狀,依稀還能猜出其生前的痛苦。

                “到底是誰……”

                零從半空落下,仔細查看其尸體的傷口。

                大大小小,分布并不均勻,有的是致命傷,有的是失血過多而死,有的,是活生生痛死的!

                他們的眼睛都未合上,瞳孔放大,眼神中充斥著恐懼。

                似乎是見到了什么不可置信又十分讓人驚懼的東西……

                “這些傷口……不像是人類所為,也不像是妖魔界那人的手筆!

                零端詳片刻,喃喃道。

                “毫無規則,肌肉紋理被撕咬開裂,斷肢……這……”

                零的腦中忽然閃過一副畫面。

                記憶如潮水般涌來——

                “是……那個怪物……”

                那個因為基因病毒,導致人體變異,喪失神智只知道殺戮的怪物!

                。
            2021精品国产福利观看,99久久国产综合精品女,99九九免费热在线精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